河南幸运彩玩法

  • <tr id='mfpU26'><strong id='mfpU26'></strong><small id='mfpU26'></small><button id='mfpU26'></button><li id='mfpU26'><noscript id='mfpU26'><big id='mfpU26'></big><dt id='mfpU2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fpU26'><option id='mfpU26'><table id='mfpU26'><blockquote id='mfpU26'><tbody id='mfpU2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mfpU26'></u><kbd id='mfpU26'><kbd id='mfpU26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mfpU26'><strong id='mfpU26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mfpU26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mfpU26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mfpU2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mfpU26'><em id='mfpU26'></em><td id='mfpU26'><div id='mfpU2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fpU26'><big id='mfpU26'><big id='mfpU26'></big><legend id='mfpU2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mfpU26'><div id='mfpU26'><ins id='mfpU26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mfpU26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mfpU26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mfpU26'><q id='mfpU26'><noscript id='mfpU26'></noscript><dt id='mfpU2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mfpU26'><i id='mfpU26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小蜜桔app

                小男孩开心的手舞足蹈,觉得自己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日子就要来临。

                相信用不了多久,母贝贝就会被撵出千世镜里面,再也不能管制他。

                母贝贝对此疑惑不解,不明白他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底气,这般高兴。

                现在却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,任一还正等着贝贝穿梭虚空救命呢。

                她一把扯开小男孩,就要操控千世镜。

                不料,这原本如臂指使的逆天法宝,今儿个终于忤逆了她一回,根本就使唤不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回事?是你在捣乱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母贝贝愤怒的揪住小男孩的耳朵,大声怒斥,“快,赶紧带着我家主人离开这里。不然,族规伺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所谓族规,不过是母贝贝一家之言而已,还不是她想干嘛就干嘛,小男孩除了听喝乖受的权力,别的啥也不敢干。

                小男孩被扯得嗷嗷直叫唤,“疼疼疼!快放开我,真不是我干的。我要是能干啥,还用等到今天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母贝贝想想也是,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呢,还能翻出什么浪来?

                说完,又使劲儿把小男孩另外一只耳朵也提溜起来,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,“那不是你,又是谁干的?总不会这破镜子坏了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草帽女孩的夏天

                小男孩招架不住,声音已然带着哭腔,“呜呜呜~~没坏,坏了的话我还能好好的待着嘛?求你了,快放开我吧,耳朵疼~~~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哼!那是哪里出问题了?为啥我使唤不了?你赶紧的,带着我的主人离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哇哇哇~~”小男孩痛的呜哇大哭,“我真的办不到啊,不是我不愿意,是我的主人在外面,千世镜是他锻造出来的,他想干嘛,不是我能决定的啊!!”

                小男孩决定把自己的主人卖了,因为再这样下去,他很快就要变成一个死孩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哼哼!你是说,外面有千世镜的主人在作祟,早说啊!”母贝贝气呼呼的放开他,提出新的要求,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能进来,我的主人也应该可以,赶紧把他弄进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任一的哀嚎声越来越大,再晚点,她怕再见面已经十分熟透。

                小男孩捂着耳朵,拼命的摇头,“千世镜被主人控制住了,我没办法,真的,你要相信我,我若是说谎,就让我被天打五雷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已经是他发过的最毒的誓言,要知道,他当初才刚出世,原本是一面非常华美的镜子,做工之精良,绝对是诸天万界首屈一指的宝贝。

                结果就历经了足足九九八十一难,被雷劈得宛若焦炭,所以,现在的千世镜,镜面灰扑扑,一点也不美观。

                千世镜最害怕的东西莫过于劫雷,如今为了保住自己的两只耳朵,不得不抖落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哎呀!这可怎么办嘛?你快求求你的主人,让他放开这镜子,救救我的主人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面对母贝贝的祈求,小男孩很是无奈的道:“不行啊,我虽然叫他主人,其实主人压根儿不要我啊,才刚一出世,就把我丢给劫雷,压根儿不理我的死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后面,更是直接把我送给了他的小徒弟白银天,咳咳……这家伙想让我认主几万年了,一直没能如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他就是这般的傲娇,不是谁都可以做他的主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也不想想,有资格做他主人的人,谁又稀罕他这样的法宝呢?

                果然,这世界就是这么的令人绝望,你需要我,我不需要你,你不需要我,我需要你,如果没有谁吃点亏后退一步,就很难有个完美的结果。

                母贝贝快愁哭了,任一单方面解开主仆契约不说,还要死在她眼皮子底下,这让她如何得劲?

                这时的任一,其灵识已经有些模糊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冲不出来这口大水缸,想要学那司马光砸缸,那缸比他想像的结实,手里的搬砖砸得稀碎,那缸身依然坚:挺如故。

                用各种灵力攻击,最后,那些灵力都会反弹回来,伤害到他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上天入地,他被关在瓮中死活逃不掉。

                就连百试百灵的归灵世界也对他关上了门,他难道就只能坐以待毙,乖乖的做一锅汤嘛?

                他好恨,早知道这个老头是个心狠手辣的,为何当初见到时,不直接退避三舍,还和对方叽叽歪歪那么久的时间,活像个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水缸里的汤液温度越来越高,已然快突破人的皮肤能承受的温度。

                任一使用水灵气把自己浑身包裹起来,这水灵气只是那一瞬间带来一股清凉的感觉而已,很快就会被其汤液传染,变得热烫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要是能把幻灵水云也召唤出来,覆盖在身上,那该多好啊,可惜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任一只能用最笨的办法,用灵气作为护盾,暂时护得自己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这对于灵气的消耗实在是太大,只不过才一盏茶的功夫,他身体里的水灵气就已经被消耗得七七八八。

                不得已,把木灵气也用上,给自己设了无数个木制盾牌,隔绝汤液的危害。

                木盾也会变得滚烫,根本就不隔热。直到所有木灵气都被消耗干净,不得不换上土灵气。

                无数的土倒在这汤里,总能把这个水缸里的汤液都吸收干净吧?只要土层够厚,就能起到隔热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想得挺美,操作起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些土壤瞬间就被融化到汤里面,无论他怎么释放土灵气,都没法让缸里的液体减少一分。

                当然,也不能让其增加一分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水缸就像个无底洞,那些土壤才接触到,就已经融化在里面,无影无踪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不停的压榨灵气后,任一感觉到了无尽的疲惫,第一次,虚空的感觉,他很累,透支完最后一丢丢灵气后,就剩下命灵这个神奇的东西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要这缸破开!”

                等了片刻,缸完好无缺,他仍然是道菜,就差熟透了开吃吧。

                命灵也沉寂无用,呵~~任一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他已经很努力了,还是不能改变这个命运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贝贝,我可能不行了,以后见到一个人,帮我转告她,一定要好好的活着,等我,十八年后,我会回来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是任一在对母贝贝述说遗言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呜呜呜~~主人,你一定会没事的,怎么可以这样死了,坚持住啊!哇啊啊啊~~~”

                母贝贝越哭越大声,最后就像打雷一般的嚎啕大哭。

                小男孩原本还有些窃喜,毕竟这一切都是他的主人干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主人的威武强大,岂是任一这样的小人物可以抗衡的?死,只是早晚的事儿。

                到时候,求主人帮他压制母贝贝,甚至赶走母贝贝,他就可以继续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在听到母贝贝伤心欲绝的哭泣声后,他这笑却是有些尴尬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母贝贝这么凶悍,平时看起来比母老虎还凶恶的样子,没想到此时哭得梨花带雨,让他也跟着心酸酸的想哭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狠狠锤了一下胸口,让疼痛的感觉提醒他,这个人不值得他同情,她凶尸恶霸,胡搅蛮缠,充满攻击性,恃强凌弱,十足十的恶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那哭声如影随形,就是个心肠再硬的人听见了,也不免生出恻隐之心。

                小男孩渐渐地有些坐不住,烦躁的走来走去,最后忍无可忍的暴喝,

                “别再哭了,哭死了你的主人也活过不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虽然是事实,不代表人就可以接受,母贝贝哭得更大声了,那架势,颇有山崩地裂的样子,震得小男孩耳朵嗡嗡嗡作响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闭嘴闭嘴!不许再哭啦!我给你想办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小男孩说完后,母贝贝果然停止了哭泣,眼泪汪汪的看着他,眼里的渴望,就算是个瞎子都能感受得到。

                小男孩原本只是个缓兵之计,此刻一颗心突然就软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哎~~我来试试,和主人沟通一下,但愿他能网开一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印象里,他的这个主人并不是个拥有杀虐之心的人,不该会做出这种凶残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主人……禾官呼叫,你听到了吗?听到请回答!”

                他用自己的灵识体,不停的传送着这句话。

                母贝贝眼也不眨一下的等着,希望小男孩能带给她好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她长这么大,就认过这么一次主,实在不想任一就这么快的挂掉。

                小男孩被她盯得压力巨大,额头上不停的冒着汗珠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主人…主人…你听到了吗?禾官在呼唤你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所有的努力都石沉大海,没有回应。

                小男孩黑着一张脸,表示自己真的无能为力,“抱歉了,我真的尽力了,我那个主人,大概已经抛弃我了,呜呜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他自己也想哭了,自打诞生的那一天起,他这个主人就不是很待见他,不管他怎么央求,对方都不想让他认主,还说他这样的低阶法宝,不能待在他的身边,会降低他的格调。

                呜呜呜……他就想问问,这世上还有什么法宝比他还高级,让主人这般看不上他。

                主人只是神秘一笑,啥也不说,就把他抛弃到虚空世界里面,让白银天养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白银天是个贪心的大笨蛋,看到他这么厉害,想也不想就强行让他认主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呸!他禾官且是这么容易被勾

                搭上的?

                不整死他不算完。

                后面还是主人出面,帮他强行解绑认主契约,这才让白银天侥幸活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么几万年下来,他还是第二次见到主人(虽然主人从不承认,但是他就是这么叫了,打咋咋滴,还能把他回炉重造不成?)

                咳咳……也或许,是因为他叫了主人这个称呼,主人才不搭理他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想了想,反正都做到这一步了,他难受的换了个称呼,打算试试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尊敬的造物神大人,你卑微的子民禾官想请求你一件事,还望你能答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话说完,禾官原本也没想到主人会回应他,正愁眉苦脸的叹气呢,没想到,居然听到了主人的回答,

                “小家伙,这么多年下来,这智商也没见涨多少啊!都说了不许叫主人,你就是不听,哈哈,那个小娃娃多受的罪,都得算到你头上,以后你就等着被他收拾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?造物神大人,你说的啥意思?你别吓我啊!呜呜……人家还是个孩子啊,一个没有坏心的孩子,你怎么舍得让我难过?”

                禾官真的哭了,哭得比母贝贝还要大声的那种。

                造物神不会欺骗人,他若是说了要让任一收拾他,他就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。

                看样子,造物神也不会帮他把母贝贝请走,所以,他的苦难日子,看不到头了吗?

                禾官这里哭得不能自己,母贝贝还以为他在为自己帮不上忙而自责,对他的恶感顿时减轻了那么一丢丢,还忍着眼泪上前安慰他,

                “没事,没事,你尽力了,我不会怪你的,怪就只怪命运不公,容不下主人这么好的人,呜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为什么好人不长命?祸害遗千年?

                那粉红娘娘还有那个驼背老头,他们恶贯满盈,却还活得好好的,怎么也死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而主人呢?他啥也没干,就要被人煮了,这世界绝望得令人心冷。

                两人抱头痛哭,整个镜子里面回荡的都是他们的哀凄声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在外面,任一此时已经痛得没有了意识,闭上眼睛,彻底沉入了那沸滚的汤液里,任由那灼热的感觉把自己彻底包围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时的老头已经停止了添柴禾的举动,那盖着的大缸也终于被他揭了开来,露出一锅滚烫烫的褐色液体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一点也不怕烫,直接伸出手进去打捞,很快就提溜着任一抓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像打量一个货物一般,他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任一的头脸,“啧啧啧……这小模样,长得真俊啊,真是~~便宜了那个水丫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完,又把任一塞回水缸里,继续之前的浸泡行为。

                做完这个,他也不闲着,又继续撒着各种东西进去,有的是花,有的是叶,有的是果,甚至还有什么动物的兽肉在里面,说不出的诡异。

                随意搅拌了一下,他就没事儿人一样,坐在一旁静静的煮着。

                那火没有添柴火,慢慢地就越来越小,甚而熄灭。

                而汤液里的温度,也由刚开始的灼热滚烫,慢慢地变得温凉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任一在这样的温度下,竟然慢慢苏醒了过来,奇迹般的没有煮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