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幸运彩

  • <tr id='GYAaRg'><strong id='GYAaRg'></strong><small id='GYAaRg'></small><button id='GYAaRg'></button><li id='GYAaRg'><noscript id='GYAaRg'><big id='GYAaRg'></big><dt id='GYAaR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YAaRg'><option id='GYAaRg'><table id='GYAaRg'><blockquote id='GYAaRg'><tbody id='GYAaR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GYAaRg'></u><kbd id='GYAaRg'><kbd id='GYAaRg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GYAaRg'><strong id='GYAaR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GYAaRg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GYAaRg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GYAaRg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GYAaRg'><em id='GYAaRg'></em><td id='GYAaRg'><div id='GYAaR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YAaRg'><big id='GYAaRg'><big id='GYAaRg'></big><legend id='GYAaR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GYAaRg'><div id='GYAaRg'><ins id='GYAaR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GYAaRg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GYAaRg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GYAaRg'><q id='GYAaRg'><noscript id='GYAaRg'></noscript><dt id='GYAaRg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GYAaRg'><i id='GYAaRg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污污污污网站下载

                佛门在神州大地传教甚多,能叫的上名字的掰着指头也能数清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唐时候,这长安都城的大雁塔便是一处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寺院里的和尚纷纷从各处出来,盯着上面的一群闯入着纷纷哭丧着合着手急叫,“阿弥陀佛,这可如何是好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这位女施主,为何深夜闯我佛塔?”

                寺院方丈冲着上面急喝。

                宋玉婵与他喊道,“和尚莫急,我只是想找个清静之地吃个烧烤而已,并无恶意。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,不用招呼我。待我办完事情,天亮便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这,这是清静之地?”

                方丈顿时冒出了冷汗,与宋玉婵规劝道,“女施主,佛门圣地,不容玷污。你还是去别处寻个地方,莫要在这里胡闹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和尚,你好生小气。我就借此地吃个烤肉而已,你们又不会少些什么!”

                宋玉婵从纳戒里取出了珍藏的好肉,让许仕林从佛塔上拆一根木头把火点上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木头一抽,上面的琉璃瓦纷纷砸落,把和尚吓得连连后退,一阵急喝,“阿弥陀佛,这是什么魔头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佛不能慈悲,这小祖宗竟然把上面的梁木给拆了一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白衣女郎林中娇笑极致媚人

                “她这是故意羞辱我佛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佛可忍,我不可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有护法高僧手持禅杖,与宋玉婵大声呵斥,“你乃何门弟子?太嚣张了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宋玉婵抬着身子,与这高僧回话道,“和尚,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。吾乃茅山嫡系传承,长安茅家弟子。这位是我家公子,茅大志。今天他在这里烧烤,谁也挡不住。你们再不走,待我茅家来人,你们可走不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妹,冤枉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茅大志在后面听得吐血,可是嘴巴却张不开,神识也被缚龙索困得死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护寺高僧在下面听得一阵怒斥,“好啊,原来是茅家的人。我们佛门与你们茅家无冤无仇,你们今天无故犯我佛门,真是其心挡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宋玉婵两眼弯起道,“这东土本是我道门之地,你们佛门在这里横插一脚,占我土地,抢我信徒,道门能忍,我们茅山忍不了。今天,我们公子就是替天行道,来把你们这些和尚赶回西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大胆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狂妄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真是气煞佛爷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这一群和尚里,即便是心性好的也开口喝骂了出来,被宋玉婵气的都破了嗔戒。

                茅大志在后面都崩溃的闭上了眼,心道这都是招惹了个什么小祖宗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心思也太歹毒了,简直是要坑死茅家啊!

                这时候,茅家家主茅冲带着一群茅家弟子正好赶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这茅家用的是茅山的飞行符,一个个腿上绑着符咒,在空中好像流星一样不断划过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,一个个落在了慈恩寺的上空。

                没等茅冲开口,宋玉婵便冲着地上的和尚轻喝道,“和尚们,我家家主来了,今天就是你们慈恩寺覆灭之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和尚们惊诧的面面相觑,没想到茅家真的敢动手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护法高僧联合一帮护院弟子,齐声一喝,“护寺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罗汉降魔阵!”

                大慈恩寺里,最有上千和尚提着棍子在下面布阵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些可不是普通和尚,而是身上有佛法加持的佛门高徒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们的身上,此时都闪现出了油量的金光。

                高僧一念动经文,众和尚随声附和,一时间让场上响彻起了诵经之声。

                上面的茅冲一看情势不对,马上开口介绍,“神僧,我们茅家无意冒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便被淹没在诵经之声中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降魔罗汉掌!”

                护法高僧往空中忽的探出两掌,上千和尚随之响应,同时往空中探出两掌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两掌得佛法加持,往空中变得越来越大,越来越宽,金色的掌印照亮了整个虚空,带着冲天的威势轰隆隆拍向茅冲等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茅冲和茅山弟子急的一喝,“和尚,你们好不讲道理!”

                他剑指握符,急忙捏决,“万剑符!”

                这符咒往空中一抛,忽的化成十几米长,好像一道黄色门户悬挂在高空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符咒里面狂风作响,一把把肃杀的剑气从里面汹涌而出,好像一道银色瀑布,往金色佛掌上面不断冲刷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两股巨大的力量在空中相接,银色的剑气凶猛的撞在了金色佛手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虚空顿时轰隆隆作响,往周围涌起翻天的狂风骇浪,把地下方圆上千米的草木都卷成了齑粉。

                两股力量只纠缠了一个呼吸,万剑符里的剑气显然已经耗尽。

                砰的一响,在空中燃起一道火光散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茅冲心疼直叫,“我的符咒!”

                他辛苦炼化百年,才积攒了这么一张万剑符,谁知道在这里一下耗尽。

                金色佛掌印力道不减,往空中忽的一扫,眼看着就要拍向茅冲等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茅冲急的与众弟子齐声大喝,“万道天雷符!”

                众弟子二话不说,从纳戒里纷纷祭出了一道道金色符咒抛向空中。

                这符咒上面顿时涌出一道道凶猛的雷电元力,在空中不断汇聚起来,顿时化成了一片金色的雷海,咔嚓,咔嚓,往下劈闪着雷电,朝着金色佛手印猛劈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轰隆一声巨震,两股力量再次猛然撞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金色的雷电顺着佛手印往下蔓延,噼里啪啦都劈在了一众和尚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和尚们口吐白沫,一个个顿时翻滚倒地。

                只有护法高僧催动佛手印,忽的一下往空中拍打在了茅家弟子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行上千茅家弟子,好像苍蝇一样顿时被拍飞了出去,在空中发出一声声惨叫,急忙用符咒护住了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茅冲夺空而走,跳出了佛手印的范围,在上面冲着和尚一声急喝,“玄慈大师,快些住手,咱们之间一定有误会!”

                护法高僧玄慈大师的脸上冒着金光,盯着他一声气愤道,“你们茅山好大的能耐,还有何话可说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和尚,不要听他说!”

                宋玉婵瞪着大眼,心道茅山的好东西还挺多,刚才只卖了三皇符,该买些其他的符咒才是啊!

                茅冲与护法高僧正要说话,神海突然被一道神识占据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的元神一声爆喝,“大胆!”

                这元神在神海里爆发出一道巨大的能量,想要磨灭这个闯入者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是这个闯入者却带着一道青光,忽的一卷暂且封印了这元神。

                茅冲震惊的目瞪口呆,他可是真仙元神,没想到一招就被青光封印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的身体跟着被这青光控制,嘴巴里冲着和尚大喊,“贼秃驴,你们占我神州大好河山,蛊惑人心,我道门中人人人得而诛之。诛你佛门,当由我们茅山开始。”